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焚香夜读书

把酒时看剑,焚香夜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官场才子的必修课:知人与自知  

2012-10-07 22:05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官场才子的必修课:知人与自知

曹植的硬伤

       曹植,字子建,建安时期的文学巨人,以“言出为论,下笔成章”闻名当世,其《洛神赋》《白马篇》等作品代代相传,至今还被人们反复解读。南朝谢灵运曾说:“天下才有一石,曹子建独占八斗”。曹植生于192年,沛国谯(今安徽亳县)人,经历比较简单,因为是曹操的儿子,所以多次被封侯封王,最后一次被封在陈地,史称陈王,232年病逝,是年41岁。曹植生于乱世,擅长文学,喜欢玩儿些文字,然而,其志向却在文学之外,在金戈铁马收取关山的想像之中。他很想模仿父亲,策马挥鞭,征服四方。他曾经不遗余力,寻求种种机会,以便实现人生梦想,但没人为他提供机会,或者说他没有能力抓住机会。竞争太子的失利,文帝曹丕的打压以及明帝曹叡的轻蔑,伤了他的自尊,败了他的雅兴。最终,他不得不在鱼山东面选了个墓地,作为灵魂寓所,惆怅无限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曹植是个难以解读的个体,其经历简单,感情却复杂;文学天赋超人,政治上却不得要领。品读他的一生,似乎可以发现,他的生命属于辞赋文章,属于高雅艺术,而与官场与权术毫不相关。他由受宠而失意,由失意而落魄,源于政治上的幼稚。对他而言,这种幼稚与生俱来,不可救治,是生命的硬伤。

  
他自我认知能力缺失,一直掂量不准自己的斤两

  一般说来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,都可能在某个方面高人一筹。无论何人,如果你敢抛开优势,那么,你将无可救药地平庸起来,甚至会表现得弱智低能。曹植的优势是文学,其辞赋文章风骨奇绝,充满智慧。除此之外,他再无特殊之处,整个儿一凡夫俗子。遗憾的是,曹植对自己不甚了了,不肯承认平庸的一面,更糟的是,他老爹曹操也一度神志紊乱,看不到儿子的弱点。曹阿瞒先生经过长期征讨,灭了袁绍、刘表等割据势力,三分天下有其二,创下老大的一份家业。他老人家读过曹植10岁时写的文章,对儿子的才情赞不绝口。有一次,首都新建铜雀台,曹操“悉将诸子登台,使各为赋。植援笔立成”。曹阿瞒惊喜过望,很想把家业留给这个能写文章的聪明儿子。曹植知道这个意思,整天在老爹面前晃悠,“每进见难问,应声而对”。曹植似乎没有想过,自己是不是那块料,小小的肩膀能不能担起一统天下的重任。他不去想,曹操肯定会想,文武大臣更要往深里想,这种事谁都不敢马虎。很长时间里,没人帮他分析事业前程,没人为他进行职业策划,他也陷入了自我认知的盲区。其盲点儿有二:一是自视过高。因为能搞点儿文学,有些傲气,本也无可厚非,奇怪的是,曹植把自己看成了军政全才,自以为得过老爹真传,无论处理政务还是领兵打仗,统统是小菜一碟。这显然不怎么靠谱儿。他没当过领导,没被赋予过任何职务,充其量不过是宫中一闲人。不仅如此,他还任性放纵,多有违法记录,很难想象,这种人如果领率三军、治理天下会是什么样子。二是角色错位。他的专长是辞赋文章,弱点是用权理政,其角色定位似乎不该离开文学。可他总想舍弃专长,向短处谋求发展。他认为“辞赋小道,未足以揄扬大义,彰显来世”,不打算用文字来立身扬名。他的志向是“建永世之业,流金石之功”,是要参与政事,安邦定国。直到病逝前,他还没忘自己的壮志雄心,叫着喊着要入朝为官,带兵平蜀灭吴。他显然搞错了,把自己弄拧巴了,就好比说相声的想去研究航天器,搞研究的想去政府当官儿,这种角色实在反串不得,否则肯定会误人误事。曹植没有成功,实在是曹魏政权的大幸,是中国文学的大幸,如果他真的当了皇帝,诗歌繁荣可能会大大提前,天下能否统一却很难说。

  
他不知道谨慎为何物,一味任性而为

  曹阿瞒是个人精,极善识人用人。他看出了曹植的毛病,当然也知道儿子还不是圣贤,有些缺点在所难免,这也不要紧,历练一下,没准就能成熟起来。曹操是真想历练儿子的,征讨孙权时,“使植留守邺城,戒之曰:“吾昔为顿邱令,年二十三,思此时所行,无悔于今。今汝年亦二十三矣,可不勉与!”话说得意味深长,充满了父亲的真诚期待。曹植想必很激动,可能也发誓要活得有模有样儿。这真是个关键时期,大哥曹丕正坐着冷板凳,如果他谨慎一点儿,老练一些,弄出一副准政治家的样子,没准就成了。遗憾的是,他管不住自己,不会或者不愿自我约束,随情由性,任意而为,屡屡突破政治和道德底线。这一点,他和李白特别相似,两人都有政治抱负,都曾目中无人,也都想建点儿功业青史留名。但两人又都不守规则,张扬外露,其行为就像他们的作品,天马行空,肆意挥洒,结果只能被排斥在官场之外。曹植的幼稚任性表现充分,超出了官场所能容忍的限度。比如:他贪怀酗酒,时常误事。建安二十四年,曹仁被关羽围困,曹操任命曹植为南中郎将,“欲遣救曹仁,植醉不能受命”。再比如,他不自我约束,时常闯祸,当时禁穿锦绣衣服,曹植家教不严,他老婆偷穿绣服,到处招摇,被曹操发现,立马赐死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曹植曾“乘车行驰道中,开司马门出”。按规定,司马门是魏王的专用门,你曹植算那盘菜,出入此门是什么意思!曹操怒不可遏,“公车令坐死”,导致“植宠日衰”。司马门事件是曹植的人生拐点,也是他“任性而行,不自雕励,饮酒不节”的必然结果。曹操死后,在曹丕、曹叡执政的若干年里,他曾经老实过一段时间,但也有过“醉酒悖慢,劫胁使者”的违法行为,因太后说情,才免于被杀。他的一生,的确不够谨慎,不怎么本分,一路张扬,步履踉跄,吃了不少苦头。

  
头脑简单,方法不当,撞了南墙也不想回头

  曹植是个简单的人,尽管说话口若悬河,写文章奇异多彩,政治上却不懂变通,不注意培植人脉,没有取得舆论支持,缺少必要的谋略手段。他自持才思过人,只凭一张嘴、一支笔,整天说个没完,写个不停,结果越混越惨,不得不郁郁而终。曹操有25个儿子,太子人选也不止一个。除了曹丕、曹植之外,他还注意过曹冲。曹冲也不是平庸之辈,早年称过大象,也善写文章,但死得太早,没法儿参与竞争。实际上,太子之争是在曹丕和曹植之间进行的。其间,曹植在策略方法上有两个失误:一是没抓住主要矛盾。曹操的举棋不定,核心问题是立长还是立贤。曹丕是长子,有天然优势,曹植只能在立贤上做文章,设法消除曹操的顾虑。然而,他没有这样做,只是一味地围着老爹,玩儿命表演,企图巩固父亲的宠爱。曹丕却相反,不逞口舌之勇,只是默默地当他的忠臣孝子。两个人各守一道,泾渭分明,效果却大不相同。有一次,曹操出征打仗,两个儿子送行,曹植极尽歌功颂德之能事,让曹操很是高兴,曹丕却一个劲儿地哭泣,“操及左右皆歔欷”,大臣们都认为曹植过于花梢,不如曹丕来得诚实。二是没有得到广泛支持。曹植身边,只有杨修、丁仪和丁廙等人在为之摇旗呐喊,声音明显偏弱。曹丕虽然一度不被看好,但朝中很多重臣都为他说话,再加上曹丕“御之以术,矫情自饰,宫人左右,并为之说”。太子之争,早见分晓。

  现在看来,没当上太子,对曹植来说,还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。他固然看重权力,关注名声,但更重要的是,他渴望找到感觉,找到那种左右时局、引领时尚的感觉。这是诗人的追求,是文学家的精神需要。在曹植看来,我可以不当太子,不做皇帝,但不能不让我体验功名,更不能把我冷落一旁。正因为这样,他在被逐回封地万般寂寞的时候,心中的硬伤隐隐作痛,迫使他坐立不宁,寑食不安。曹丕死后,他反复多次给明帝曹叡写信,一会儿诉说自己无功受禄,枉为人臣;一会儿批评皇帝重用异姓、排斥家族;一会儿又积极自荐,夸赞自己是如何的了得,是怎样的精通兵法,是多么期待着为皇帝分忧,等等。不仅如此,他还试图面见皇帝,共同讨论天下大势,探讨政权建设的诸多重大课题。但没人理他,天下之大,知音难觅,这该是何等痛苦!他的确头脑简单幼稚,看不到朝廷对他们这号人的真实意图。事实上,曹魏时期,皇帝对诸侯王高度警惕,防范极严。曹丕一上台,就下令让诸侯王回到封地,并派谒者予以监视。同时,还立下许多规矩,比如,专用智商低下的人当封国属官,专选老弱病残者在封国当兵服役,等等。这些举措,意在打压防范,明眼人一看便知,但曹植却看不出来。

  幼稚是曹植的硬伤。因为幼稚,他被权力排斥,被家族冷落。也正因为幼稚,他才获得了心灵自由,写下了不朽篇章。谁都知道,权力功名都是好东西,但是,好东西并非人人有份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不管你是否有才,也不管你才高几斗,功名这东西,想想也就罢了,干好自己喜欢的事情才是正经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