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焚香夜读书

把酒时看剑,焚香夜读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近距离观察乌托邦  

2012-10-25 11:54:12|  分类: 关注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童大焕《近距离观察乌托邦》
 

后记  近距离观察乌托邦

 

童大焕

 

这本书,最早从2010年底开始写作,本来和谈中国宏观经济范式的《2020我们会不会变得更穷》几乎同时动笔,但2011723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改变了我的计划。因为这个事故,我觉得认真梳理宏观经济的任务变得更迫切了,因此我就暂时停止了这本书的写作,专心主攻《2020我们会不会变得更穷》。201110月,完成《2020我们会不会变得更穷》并且将其交付出版社以后,我才重新投入眼下这本书的创作。冥冥中似乎一切都有天意在安排,这本书稿要杀青的时候,也正是“史上最严房地产调控”水落石出、拨云见日的时候,许多东西因此可以看得更清楚明白。

写这本书的过程中,我的脑海中不断出现马少华先生《想得很美——乌托邦的细节设计》(中国青年出版社20114月第一版)一书的书名。这本书是马先生历时15年、读遍人类历史上乌托邦著作后创作的,让我感觉乌托邦其实并不只在书中,它离我们并不遥远,但除了“想得很美”之外,它于现实中的收获,往往是甜蜜远少于苦涩。也许,这正是所谓的“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”吧?

读《想得很美——乌托邦的细节设计》,我一直瞪着一双牛眼在细细的纸缝里寻找一个惊喜,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在不怀好意地坏想,想看看历史上的乌托邦设计者们如何面对美女这一稀缺资源,如果人人都能乌托邦似地拥有她们,那当然是男人的理想世界却是美女们的人间地狱。可惜,找遍全书,就是没有!尽管有柏拉图的“公妻制”和张竞生的“情人制”,但都丝毫没涉及到美女稀缺这个问题。看来他们都狡滑地回避了这个棘手问题。现实中,非仅美女,相当多资源都牵涉到稀缺性问题。世界上只有一样东西是既稀缺又过剩的,那就是真理。真理虽然稀少,但多数人认为那是臭狗屎,还不如一个面包的价值。

相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正确观念和方法这些东西来说,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显然比思想和观念更受欢迎,乃至于它们每每成为稀缺品。在史无前例的城市化过程中,中国的房地产就是这样一种稀缺品。城市房屋这个稀缺品,事实上成了近距离观察乌托邦的一个绝好的窗口,因为在面对房地产问题上,刚刚走出计划经济阴影不久的中国人,还是自觉不自觉地深深陷入了乌托邦的幻想当中。“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。”你看,《想得很美——乌托邦的细节设计》第196页这样写到:“一般而言,乌托邦是道德主义的。乌托邦的建立和存续,是基于人的道德约束或道德提升。由于早期乌托邦的禁欲主义色彩,道德主义的气息更浓厚一些。一些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著作和乌托邦小说中,不是人被假定为道德完美,欲望淡薄,就是社会物质财富被假定为极大丰富,使人没有占有的欲望。”在楼市问题上,“人人有房住”也被当成了一种道德的存在,只要呼吁人人买得起房或者住得起房的,都会被舆论覆上一层道德的光环,甚至大有以道德至高点取代真理至高点之意。至于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政府哪怕采取一切手段,也多被认为是道德之举,很多人都为之欢呼,为之喝彩。

但是,所有的乌托邦都不得不面对资源有限的问题。《想得很美——乌托邦的细节设计》第196页:“有一个问题是乌托邦作品无法回避的,那就是稀缺资源、奢侈物品如何分配的问题,因为稀缺资源、奢侈物品的‘极大丰富’或充分供给是不可想象的。作为虚构作品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否定稀缺性——无论什么都是足够多;但是,《伊加利亚旅行记》是要宣传一个理想社会的可行性,而不愿意被人视作天方夜谭,所以一定要认真,要在逻辑上严丝合缝,这就难免使自己处于逻辑难局中:不能假定资源的无穷无尽,因为那不仅是廉价的虚妄,也同共和国节俭的道德相矛盾。那么,作者是如何分配基本生活资料之外的稀缺性生活资源的呢?一种方案,就是为了公平,暂时取消对这种稀缺性资源的需求。……另一种方案,就是假定需求与供给刚好相等。但是,在信息不完备的基础上,需求与供给如果刚好相等,在实际上就会表现为供给不足,即短缺。”

在现实的房地产调控中,我们其实也是这两种办法并用:一种是限购和限贷,相当于暂时取消对稀缺性资源的需求;另一种是大力增加保障房供给,但结果正是表现为供给不足,即严重短缺。这不仅仅是因为信息不对称问题,而且是供给本身需要巨大成本——包括腐败成本。

《想得很美——乌托邦的细节设计》第49页抛出了一个问题:“《伊加利亚旅行记》里提到了绝对平均的社会的致命弱点——人们缺乏进取动机和竞争性,以及在分配‘结果公平’中的实际不公平。‘这种不平等远非有利于弱者和无能者,而且对一切人都是有害的,因为它窒息能力和奋斗意志,妨害天才的发挥和发明创造的出现。’”在现实的房地产调控过程中同样历历在目:一是北京的白领为了取得购买两限房资格,不惜以辞职为代价;二是在保障房分配过程中,实际上大量向有权机构的福利分房倾斜,真正面向低收入人群的保障房,多数成为点缀,而且质量参差不齐。

物质福利与精神自由的矛盾问题,似乎也是乌托邦的逻辑难以自洽的问题。这方面,《想得很美——乌托邦的细节设计》谈到:“由否定现实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罪恶开始的制度设计,不能不较多地诉诸强制力,不能不更多地诉诸‘禁止’——我原以为这是任何乌托邦作品也没法改变的逻辑。但到了19世纪末的《乌有乡消息》,则人民自治和‘无政府’本身成了社会理想。(P165)”

但事实上,无政府主义只能停留在书本上纸面上,真正的乌托邦,一定会走向以强制为特征的大政府主义。在房地产领域,人们正是通过妖魔化房地产商和楼市投资者,然后诉诸政府的强制力,来寄托(而不是实现,因为根本不可能实现)自己的乌托邦幻想。尤其是,当中产阶层远未成为社会的主流阶层,多数普通民众收入在中位数以下的时候,他们自认为自己的力量不足以抗衡市场和开发商,自然呼吁更强大的政府力量替自己主张权利。至于最终能不能主张,往往不是他们思考的问题。他们普遍缺乏“再想一步”的耐心和能力。

至于平等与自由的关系,他们自然更乐于追求平等而放弃自由。《想得很美——乌托邦的细节设计》第171172页这样写道:“平等与自由是两个不能互相替代的美好价值。大多数乌托邦都是平等的乌托邦,而非自由的乌托邦。其实,人们不仅对平等充满幻想,也自然会对自由永远充满幻想。自由的乌托邦在乌托邦作品史的晚期开始出现,如文学形态的《乌有乡消息》,理论形态的诺齐克‘元乌托邦’。学者秦立彦这样评述诺齐克在《无政府、国家与乌托邦》一书中表达的(自由主义)乌托邦思想:‘……不会有一个单一的社会满足所有人的最终梦想。虽然最后的乌托邦是不可能存在的,但是我们起码可以在尘世的现实中找到一个它的暗淡投影。这就是诺齐克所说的乌托邦结构。这是一个元乌托邦,是一个各种乌托邦梦想的最大公约数。是任何乌托邦梦想家都愿生活在其中的地方。这是种什么社会呢?在这个社会里,不只有一种共同体存在,也不只有一种生活方式,人们加入自己所最喜欢的共同体。虽然有的共同体会更吸引人,有的则不那么吸引人,人们可以按照其所认为的最好的方式生活,只要他不把自己的乌托邦观念强加给别人。这是一个有乌托邦精神的社会,人们像在自助餐厅中那样,选择最贴近他的理想的那道菜;可是从前的乌托邦梦想家却只喜欢给所有人提供一道菜。……元乌托邦其实就是最低限度的国家。’”

可是,当人们面对城市尤其是大城市房产的时候,平等的诉求又让位于自由的诉求了,甚至连所谓“元乌托邦”也不再存在!

然而,乌托邦的本义是什么?它的本义却是“没有这个地方”!乌托邦可以“想得很美”,但现实却不得不讲“约束条件”。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乌托邦甚至有可能比战争更害人。战争有人抵抗,乌托邦则是始作俑者、送葬者和殉葬者一齐大合唱,以奔向天堂的雄心壮志,搭建通往奴役与贫穷的天梯。

里根说:政府不能解决一切问题,它本身就是问题。马丁·路德·金说:一个国家的繁荣,不取决于他的国库之殷实,不取决于他的城堡之坚固,也不取决于他的公共设施之华丽,而在于他的公民的文明素养,即在于人们所有的教育,人们的远见卓识和品格的高下,这才是真正的厉害所在,真正的力量所在。

民智、民德是多么重要。可是很多时候,尤其是在经济遇到危机或者贫民占多数的时候,智慧和真理再少也是供过于求;浪漫主义的乌托邦强制再多也不嫌多。

 

二〇一二年六月四日搁笔于北京兰心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